文:林玟玟|圖:翻拍自網路 臺灣流行音樂能夠引領華語樂壇數十年,唯一理由,因為我們有自由呼吸和創作的空間。 1989年臺灣解嚴,象徵終結威權體制,那是臺灣重要的歷史分水嶺,解嚴前,政府對流行音樂、出版等,不但有審查制度,且嚴加控管;解嚴後,打破政治限制,社會各界動能復返,臺灣經濟逐漸成長,中產階級大量崛起,臺灣進入民主時代,不再有檢查思想。 剛好這年,第一屆金曲獎誕生,到現在剛好30年。 之前,我們才紀念六四30週年,在同一年兩岸不同發展,一邊繁花盛開,活力四射;一邊則武力鎮壓,人民噤聲,金曲獎30年,他究竟反映怎麼樣的社會面貌?最明顯是政府角色轉變。 中正大學傳播系煮簡妙如剖析,金曲獎30年來,政府角色從管制審查到辦獎獎勵,這兩年成為推手角色,所屬主管機關文化部,不只是用金曲獎來鼓勵流行音樂,在此,發現到金曲獎無法涵蓋所有音樂類型,於是開始鼓勵獨立音樂,開辦以鼓勵原創為主今音獎獎項,希望金曲和今音分流,持續讓雙途都有發揮空間。 回應2000年後,盜版、數位分享、串流等聆聽音樂行為改變,政府積極主動協助流行音樂產業,根據簡妙如觀察,這是代表政府意識到,「流行音樂不只帶動音樂市場,不只是自我表達的一種,也成為創意產業項目。」現在金曲獎,除了精彩頒獎典裡外,也辦論壇,舉行金曲音樂節,擴大邊際效應,帶動產業發展,等同回應時代需求,事實證明,華語流行音樂仍然是目前臺灣發展最好的影視產業。 當亂彈阿翔說:樂團的時代來臨了 金曲30年,簡妙如觀察3件事深具指標性,讓金曲獎持續有新的動能去滾動改變,首先是2000年,亂彈阿翔奪得了金曲獎「最佳演唱團體獎」,當時獎項名稱還不是「最佳樂團」,當阿翔上台領獎時大喊:「樂團的時代來臨了!」簡妙如認為,這絕對是金曲獎史上經典名句。 簡妙如分析,所謂「樂團」所指的不是唱片公司為了發片而組成的樂團,而是一開始就是自己組團,唱自己的歌,包含濁水溪公社、五月天、四分衛、董事長樂團等等,都是那時出道。「阿翔的主張在當時展示國語流行樂壇,未來的發展格局,擴展對金曲獎的想像,也擴展流行音樂樣貌想像。」事實證明,創作型搖滾樂團的出現,的確也是現在伴隨年輕世代成長的主要聆聽內容。 第二個精彩就是林生祥,2007年,美濃客家歌手林生祥在金曲獎頒獎典禮拒領獎,成為金曲獎頒發18年以來,首度拒絕領獎的得獎者,林生祥主張,當時主辦單位新聞局安排獎項不合時宜,「獎項應以音樂類型來分,不該以族群語言區分。」 林生祥表示:「就像我參與國外音樂活動,評審不懂客家話也沒問題,音樂語言無國界。」他建議新聞局要放開心胸、大膽改變,「金曲獎的主題是音樂、而不是族群語言,倘若要強調族群平等,那為何國語演唱人分男女,原住民語以及客語卻沒有。」 簡妙如認為,林生祥此舉挑戰金曲獎的分類觀念,林生祥覺得自己音樂是跨越語言,族群,有資格拿到最佳男歌手,但在最後他拿到最佳客語男歌手獎,他拒領獎項,領了獎金,把獎金捐贈給美濃自發性種樹團隊、美濃社區報、有機農業雜誌與臺灣國內農業聲援的白米炸彈客楊儒門。 這件事帶動了許多討論,也對於金曲獎有了新的想像,簡妙如十分認同,族群語言不該凌駕音樂之上,獎項應該以音樂類型區分,不該是以族群語言來區分,簡妙如說道,林生祥拒領金曲事件,提升各界對流行音樂整體美學重視,不管他說的是什麼語言。 就像五月天的作品就有臺語歌,周杰倫作品國語夾雜臺語,還有現在的歌,也許還夾雜英文和韓文,簡如妙表達:「流行歌曲就是真實社會生活樣貌,語言反映日常生活樣貌,但語言並不是決定音樂類型的主要因素。」可以看到,這個獎項到現在仍維持原貌,還是有人主張客語、原住民這些弱勢語言都應該受到保障,獎項保留,還是有他的象徵意義,這些依然必須考量政治現實。 第三個簡妙如認為回應社會議題,就是五月天2013年領金曲獎時的表演,五月天當年以「乾杯」拿下「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當晚五月天和四分衛等有接力表演,表演內容依舊狂熱,但在背後影像多媒體,安插播放知名次文化表演場地「地下社會」2012年LIVEHOUSE合法化抗爭。 聲援地下社會 五月天金曲開唱 位在師大商圈「地下社會」是當時次文化重要演出場地,樂團如1976、四分衛樂團、糯米糰、瓢蟲、旺福、白目、宇宙人、表兒、八三么等,曾經在這裡表演,容納人數大約80到100人。 但當時師大居民抗爭,認為師大商圈太多店家,於是開始取締,地下社會雖是演出場地,執照卻是小吃店,但因執照不符再加上安全消防等措施不合規定,被開了兩張罰單,引發LIVEHOUSE合法化抗爭,當時文化部長龍應台也善意回應,且舉行了座談會,但卻無法解套,2012年7月15日結束15年營業,之後曾經短暫復業,但隔年也就宣告結束。 她說:「地下社會」是獨立樂團1996年到2013年是發展非常重要的一個據點,五月天在金曲獎上表態,其實就是再三強調,學生時代大家就是這樣組團,演出,在這裡培養表演能力,培養和聽眾面對面的能力,這些場地有很多指標性意義,五月天在金曲獎上表示對地下社會支持,這讓更多人正視這個議題。 中研院社會學副研究員李宗榮則表示,若把金曲獎看作是臺灣大眾文化發展觀察指標,從歷史來看,金曲獎30年反映臺灣多元兼容並蓄,並可以涵納各種傳統,且能持續創造文化傳統。 李宗榮說道,以語言而言,歷屆語言自國語到閩南語,客語,原住民音樂獎項的設立,反映臺灣多元文化發展,另外如果從產業角度看,金曲獎30年見證了臺灣唱片和音樂產業發產的獨特性。 獨立音樂 創意出色 臺灣雖很早就有國際性的外資唱片公司,他們夾帶雄厚資金和跨國通路進入,自90年代到現在,跨國唱片公司雖歷經多次併購和整合,大廠牌對本地所謂天王歌手的壟斷越來越集中,但是也很難到到某些挾帶資金跟通路優勢的大公司,能在金曲獎競賽取得絕對優勢。 他觀察到,從得獎的獎項看到,「過去幾年我們不時會看到許多獨立或是小眾音樂的團體或個人,總能在天王天后環伺下突圍,拿下最佳專輯。」這要歸功臺灣音樂圈獨特音樂品味,願意鼓勵有創意和獨特的小眾音樂美學,而且金曲獎這個平台願意鼓勵是很重要原因,至今臺灣本土的唱片公司和各種小型獨立音樂製作工作室依然可以存活下來,且仍然是流行音樂是最重要的觸媒。 在國際上,得獎歌手常在頒獎典禮,以公開宣告方式,表達對社會各種議題的力挺,簡妙如表示他們雖然是流行樂手,影視產業工作者,「但他們也是藝術家和專業工作者,他們對有感的社會事件表態,表達他們的立場,重視社會議題,這是在言論自由國家,再正常不過的事。」 開放和多元 成就金曲地位 對金曲30的期待,李宗榮覺得,金曲獎可以成為華人社會重要文化交流平台,背後成就就是「開放與多元」,他表達,因為在乎音樂本質和純粹性,採取多元開放的態度,才能維持金曲獎在華人社會中有獨特位置。這是臺灣社會集體耕耘出來的文化資產,得來不易。 簡妙如則表達,華語流行音樂有創造力和產業力,這些都來自臺灣有言論自由,「我們一定要守護我們的創作自由,表達自由,臺灣的流行音樂之所以有吸引力,有代表性,就是因為我們不受限言論自由,希望金曲獎能夠持續存在,繼續代表臺灣作為華人世界流行音樂表達場域,持續為大家發聲。」 而在此時,金曲獎頒獎典禮倒數,幕後團隊為金曲30年採訪70組幕前幕後音樂人,特別打造15支微紀錄片,除了久未露面周華健支持,蔡琴受訪回想當年提議設立金曲獎,不禁熱淚盈眶。 這次微紀錄片將延續這屆主視覺概念「時代迴響」,以短片拍攝及美術延續意念,透過跨世代音樂人的獨訪或是對談分享音樂理念,幕後團隊盼在金曲邁入30年頭,位樂壇紀錄珍貴畫面,15支1分鐘左右紀錄短片,到時將分別安排在典禮每段前面播放,讓音樂人故事,帶著觀眾揭開金曲30新樂章。 這次拍攝計畫獲得70組音樂人共襄盛舉,包含張惠妹、莫文蔚、S.H.E、五月天 、李榮浩、徐佳瑩等音樂人,大家全力義務力挺參加拍攝計畫,作為金曲獎「催生者」的蔡琴訪問中回想這件事,真情流露、眼眶泛紅,國民歌王周華健是90年代具影響力歌手之一,許久不見面,特地支持金曲30短片拍攝,他覺得與有榮焉。 幕後團隊表示,更多樂壇傑出音樂人,都能在金曲微紀錄片中露出,每個故事唱響金曲,悠長迴響到下個30年。 第30屆金曲獎頒獎典禮29日,將在臺北小巨蛋舉辦,臺視下午4點50分開始live轉播星光大道及碗佳7點頒獎典禮,國內網路獨家播出為中華電信Hami Video(直播),其他包括臺灣TOUCH TV(臺灣以外直播)、全球YouTube金曲頻道(臺灣以外直播)皆可收看。
文:林玟玟|圖:翻拍自網路 香港泛民主派今再次發起反送中遊行,近200萬港民穿著黑衣上街表明「反送中」訴求,且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負責,龐大示威人潮如「黑海」般,抗議人士與專家說,港府如不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抗議不會停止。 根據法新社報導,香港民間人權陣線(Civil Human Rights Front)發言人說道,今天的遊行將近200萬人參加,這個人數幾乎是9日首次「反送中」大遊行的兩倍。 依據路透社報導,北京支持的林鄭月娥,昨天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但拒撤回法案,未就引發大規模抗議與造成民眾傷害表示歉意,且引發鴻海郭台銘認為,任何國家、政府都不應該以武器對付手無寸鐵的百姓,尤其是對年輕人,這是他堅持的底線,對日前港警用強硬手段對付民眾,他加以強烈譴責。 今天參與遊行的16歲香港民眾凱薩琳‧張(Catherine Cheung,譯音)表達:「林鄭月娥昨天拒絕道歉。她是一位差勁的領導人,滿口謊言。我認為她現在延後修法,只是我們哄騙我們冷靜。」 凱薩琳‧張的同學辛蒂‧葉(Cindy Yip,譯音)則說道:「這是我們為何仍然要求取消修法,我們不再信任她,所以她必須下台負責。」 大批民眾今天下午再度走上街頭抗議後,香港政府發言人在晚間發出聲明表示,因為政府工作不足讓社會出現矛盾紛爭,林鄭月娥為此向市民道歉,且重申沒有重啟修例程序時間表,顯然她拒絕下台。 38歲的金融業抗議人士戴夫‧黃(Dave Wong,譯音)稍早告訴法新社:「我個人認為,她已不能治理香港,她已經失去民心。」 另一名示威者凱文‧黃(Calvin Wong,譯音)也表示:「她假裝沒有聽見或看見我們的感受和受傷的抗議者,甚至稱他們為暴民,這點令我們非常憤怒。」 政治分析家成名表達:「香港人感受到林鄭月娥不誠懇,並且繼續表現傲慢,我不認為怒火將平息。」 香港立法會議員毛夢靜表示:「如果她拒絕全面放棄這個充滿爭議的法案,那就意味我們將不撤退,她繼續在特首位子上,我們就繼續抗議。」 政治分析家林和立說道:「泛民主派團體現階段將不會收手,他們想趁機擴大反林鄭月娥的勢力,因此將維持與乘著這波抗議熱度。」 昨天一名35歲梁姓男子爬上數層樓高的金鐘太古廣場平台掛上抗議標語卻墜樓 ,晚間傷重不治,今天很多示威民眾在遊行途中經過事發地點停下致敬,現場推滿白色鮮花、紙鶴與數百則手寫悼念字條。 梁姓昨天在高樓棚架掛出抗議標語,寫著「反送中No Extradition To China」、「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月娥)下台,Help Hong Kong」。 18歲民眾崔維斯(Travis)表達:「白色花朵代表純潔,以此展現我們對亡者的尊敬。…我會替他禱告。」26歲男子容(Yung,譯音)表示:「我佩服他的精神和勇氣。」 抗議民眾發起今晚9點在太古廣場外替梁姓男子燭光晚會。
文:張澔軒|圖:編輯部 香港特區政府日前企圖修訂《逃犯條例》,讓中國政治迫害黑手藉司法引渡之名伸入香港,引爆103萬港人於本月9日走上街頭「反送中」,12日更在立法會企圖修法當天與警方激烈衝突。特首林鄭月娥昨(15)日雖然宣布將會暫緩推動《逃犯條例》修訂工作,也將繼續諮詢各方意見,但仍堅持不會撤回條例草案,引發眾怒。 但於昨(15)日抗爭活動中仍傳出憾事。一名35歲、身穿黃色雨衣的梁姓男子登上金鐘太古廣場大樓外牆的鷹架,在棚架上掛出「反送中No Extradition To China」、「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下台,Help Hong Kong」等抗議標語。而警方在獲報後,立即趕往現場,並派出談判專家與該名男子對話,消防人員也在地面鋪設安全氣墊戒備。另外,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也來到現場,用擴音器對梁姓男子進行喊話,呼籲其返回安全位置。 僵持過程中男子脫下雨衣休息,也接過警方遞上的水,但始終背對馬路,待在原處不願離開。約莫5個小時後,於晚間9點多時,梁男脫掉衣服、爬出鋁架,一名消防員飛撲上前拉住他,未料梁男疑似反抗而造成衣物鬆脫,掙扎不久後墜樓,倒臥氣墊旁人行道,雖然醫護人員緊急對其施做心肺復甦術,送往律敦治醫院搶救後仍宣告傷重不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聞訊後,當場痛哭失聲。而在事發現場,警方找到一封遺書,目前初步判定梁姓男子是自殺。 此事震驚香港各界,許多港人發起在今天下午大遊行中,以「一人一花」來悼念梁姓男子。呼籲眾人在16日的反送中大遊行中身穿黑衣、手執白花,將白花放置太古廣場,為烈士獻上最深的悼念及敬意。
文:林玟玟|圖:翻拍自網路 荷蘭舞蹈劇團(NDT)將在臺中國家歌劇院展演舞作,編舞家蘇爾萊昂表示,NDT重視原創和最高品質,從這次恰如4個不同世界又相互連結的作品,便可以一窺NDT的多元創作能量。 荷蘭舞蹈劇場(Nederlands Dans Theater,簡稱NDT)於1959年是由18位荷蘭國家芭蕾舞團舞者組成,致力在凸破傳統芭蕾舞的框架,現在已是世界頂尖舞團之一,NDT舞者不僅要有扎實古典芭蕾功夫底,也要能詮釋舞團風格迥異的作品。 2017年後再度拜訪國家歌劇院NDT,這次將會帶來4支舞作,包含「心之所見」(Shut Eye)、「盲戀」(Woke up Blind)、「各自表述」(The Statement)與「愛慾之徒」(Bedroom Folk),這4支舞作都是第一次在臺灣演出,值得一提,「心之所見」、「各自表述」與「愛慾之徒」等3支舞作,都將由NDT中唯一的台灣舞者吳孟珂演出。 今早舞者吳孟珂、藝術總監保羅萊福特(Paul Lightfoot)和編舞家蘇爾萊昂(Sol Leon)3人,一起在臺中國家歌劇院出席記者會。 NDT每年都與許多國家的編舞家合作演出大量舞作,說到如何挑選合作對象和作品,萊福特表達,他最在意創作者是否能在作品中傳達強烈訊息、展現原創性,且有自成一格肢體語言。 萊昂則說到,這個核心精神自這次演出4支舞作就可看見,她也講到,除了重創意,團隊對表演最高品質的追求,也讓NDT獨樹一格。 萊福特和萊昂共編此次舞作「心之所見」,他們是30年的創作搭檔。國家歌劇院藝術總監邱瑗好奇2人是如何培養默契,萊昂說到,他們2人是個性是南轅北轍,卻也互補;萊福特則說到,他喜歡和別人分享和一同創作,且2人創作能量相加,可以碰撞更多火花,也可以擔任彼此創作媒介。 問及是否希望與臺灣編舞家合作,萊福特笑著說,據他了解臺灣編舞家鳳毛麟角,盼望可以認識更多臺灣創作者,他也表示吳孟珂扮演很棒的臺灣大使。 「荷蘭舞蹈劇場NDT四舞作」將在6月15、16日於臺中國家歌劇院表演,21日到22日則將移師至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
文:林玟玟|圖:編輯部 針對6/15韓國瑜雲林人文公園造勢活動,雲林縣議會民主進步黨議員,今下午開記者會,黨團召集人黃淑鈴議員抗議,她表達高雄市長斗六造勢,結果縣府以高規格封路4天,造成周邊市民、學生、病患及家屬的不便,是何道理? 依據黃淑鈴議員說到,國民黨的監控陰魂又復活,全縣公務員被要求,偽裝成「韓粉」到場支持,未出席者必須要交待,這是什麼道理? 現在香港百萬人自願上街頭抗議「反送中」,守護人權的情況下,宣稱30萬造勢大會的韓市長,卻必須由縣府脅迫動員全縣中立的公務員參加,並且還要交待缺席名單,黃議員表達,難道臺灣又恢復戒嚴嗎? 根據了解,雲林縣府交通局在斗六市4天封路,包含自火車站附近到雲林科技大學、臺大斗六分院周邊以及區域內所有中小學等等! 就有學生跟廖議員陳情表示: 1.關於道路管制問題: 雲科大的學生跟我陳情說到,這次造勢活動火車站到雲科大的很多重要道路都封起來,他們只能用小巷子去學校和火車站之間,這樣會造成他們行車不便,無論是汽機車都不方便。而且很多遊覽車停放位置距會長都有些距離,這樣全封路,讓在地民眾如何開車行駛道路?可否留縣道給民眾通行? 2.有民眾反映擔心攤商和人潮眾多,這樣垃圾量是否大增?那麼請問縣政府如何處理?我們不要人來,到時候留下一大堆垃圾給我們斗六市民。 黃淑鈴議員表達韓市長對外發言,都指我們是「臺灣地區」,難道去香港中聯辦朝拜、口頭讚同「九二共識」的韓總統是要把臺灣人關進鐵幕?難道張麗善縣長要成為幫兇?
- Advertisement -